<address id="53ltn"><address id="53ltn"></address></address>
<noframes id="53ltn">

<noframes id="53ltn">
<noframes id="53ltn">

      <noframes id="53ltn"><form id="53ltn"><th id="53ltn"></th></form>

        <address id="53ltn"><listing id="53ltn"><menuitem id="53ltn"></menuitem></listing></address>

        理發記

        作者: 2022年04月22日09:05 瀏覽:0


        已經是深冬,南方多年沒有下雪。
        頂著一頭蘆花進門,眼里的河床光滑如鏡,
        我遇見自己,
        一根中年的蘆葦,與風對峙,一再
        敗退。

        理發師大都有個洋氣的名字,但他沒有。
        他堅信良好的手藝,可以
        修復怠慢的時光。
        當電推剪在頭上爬行,我想到的是
        那位改行的木匠,駕駛著推土機在工地上作業。

        這多少令人沮喪:不靠譜的想法
        往往出自對未竟理想的懷疑。

        一根中年的蘆葦,要做幾遍深呼吸,才能
        在水流湍急的椅子上堪堪坐穩?

        人到中年,頭發已經變得稀少而柔軟。
        一場大雪正在翻山越嶺趕來,隔著茫茫大海,
        它費盡心思,尋找一個自我妥協的人。

        《 理發記》專屬定制文創

        贊賞記錄:

        投訴舉報

        舉報原因(必填):
        侵權抄襲 違法違禁 色情低俗 血腥暴力 賭博詐騙 廣告營銷 人身攻擊 其他不良信息
        請詳細闡明具體原因:
        富翁彩票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