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53ltn"><address id="53ltn"></address></address>
<noframes id="53ltn">

<noframes id="53ltn">
<noframes id="53ltn">

      <noframes id="53ltn"><form id="53ltn"><th id="53ltn"></th></form>

        <address id="53ltn"><listing id="53ltn"><menuitem id="53ltn"></menuitem></listing></address>
        詩人主頁 作品 相冊 粉絲 關注

        粉絲

        作品

        詩人作品不錯,挺TA 贊賞
        筆名/姓名:黃成松
        加入時間:2016-06-19
        詩人簡介

        貴州省作協會員。在《詩刊》、《星星》、《中國詩歌》、《山東文學》、《尋根》等刊發表文學(學術)作品。詩歌曾獲“全國大學生櫻花詩歌獎”等全國性文學獎項,入選《新時代詩歌優秀作品選》等選本。著有文藝理論專著《發生與闡釋》。系六盤水市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魯迅文學院首屆新時代詩歌高研班學員。第二十屆全國散文詩筆會代表。

        粉絲
        關注

        立春記(外二首)

         

        門口楊柳吐出了新芽
        紅杏噙著待放的花苞
        隱退許久的太陽
        露出了明媚的笑臉
        一歲多的兒子拉著我出門
        數日陰雨,新冠病毒又在肆虐
        我們閑居山中,閉門謝客
        好幾天沒出門的兒子
        看到久違的陽光,異常興奮
        在公路上追著自己的影子不停跑

        山道邊的洼地,是母親的菜園
        長滿青口白、西藍花、萵苣和蘿卜
        金色的油菜花在陽光下燃燒
        它們交相輝映,書寫著古老土地的哲學
        兒子和他的哥姐們在菜壟間玩鬧
        開懷的笑聲充盈山林、溪澗
        逗得灰喜鵲和野畫眉也在賣力歌唱
        萬物靜好。眾生安詳。
        人世本該是這模樣。

        桃源記

        那是在去年春天,三月的暮晚
        向晚的夕陽柔和
        我們從開陽云山采茶歸來
        在開往修文的鄉村公路上
        一坡正開得艷麗的桃花
        誘惑我們停下了車
        這些花開得繁茂,紅得深沉
        仿佛給山坡披上了一條紅綢子
        山坡一下子空靈、性感起來

        也是在春天,還是在三月的暮晚
        我們又來到這個叫桃源八寨的地方
        桃花比去年開得更為盛大了
        已經會走路的兒子,在桃花林里奔跑
        興奮地喊著“花—花,美—美”
        雖然疫情阻隔,還是有一些穿著漢服的女學生
        也來花樹下拍照、直播、錄抖音
        他們跟我們一樣都曾來過這里
        世界總有一些不經意的美
        讓我們念念不忘
        支撐著我們度過一些艱難的年月

        麥田記

        這是爺爺的麥田
        這是父親的麥田
        這是貧瘠的麥田
        這是豐收的麥田
        灌漿的麥子需要熱量
        小南風便送來了幾日的好天氣
        沉甸甸的麥穗是爺爺的笑容
        沉甸甸的麥穗是父親的笑容
        爺爺病逝的五月,麥子被冰雹打了一地
        那是公元一九九七,二十多年過去了
        父親依然還在爺爺留下的麥地上耕耘

        我這個背離鄉土的游子啊
        好幾年幾年沒看到麥子了
        要不是疫情減緩了生活的腳步
        這個美好且令人懷舊的清明
        可能都不會看到麥子熟悉卻陌生的面容
        我牽著一歲多的兒子走在麥地
        他時不時的向那些飽滿的麥穗打招呼
        用小臉去蹭,不住地親吻
        臨走還要向麥子們說再見
        我沒有去攔他,也不擔心麥芒會刺疼他
        他撲向麥子的表情那么熱情,那么真誠
        正好可以彌補,我對麥子的歉疚和遺憾

        西望山聽雨



        這雨落在西望山下,落在潮水河邊
        打濕過僧侶單薄的僧袍,銹蝕過軍士鋒利的刀槍
        驅趕過流浪漢的風塵,吹彈過囹圄者的胡琴
        滋養莊稼也呵護野草,善待良人也包容惡棍
        養龍虎,也養蟲魚;養牛馬,也養豺狼
        這雨落在息烽大地,落在高鐵站,落在汽車站
        高鐵呼嘯奔向遠方,汽車帶著一身泥歸來
        站前廣場,有人短暫相逢,有人著急離去
        有人落淚,有人歡笑,有人唱起離別的歌
        這雨認真的下了整夜,不冷不熱,不緊不慢
        我在雨中來,也將往雨中去
        我將遇見你,也將離開你
        相同的事,在不同的年月演繹
        不變的是這雨的模樣,這雨的步伐
        沉默如命運,卻似乎窺見了
        人間的所有秘密

        雨夜

        四月多雨
        我常常在老虎溝
        滴滴答答的雨聲中
        走過空無一人 昏黃的長街
        有一個夏天 老虎溝頻繁死人
        靈堂就設在街道邊
        微弱的燭火 四處游走的迷霧
        飄零的落葉 在徹底的黑夜
        布置著一種 令人害怕的氛圍

        晚自習歸來
        靈堂空無一人 燭火藍幽幽地閃爍
        只聽見 滴答滴答的水 有節奏地
        撞擊金屬 發出沉悶的聲響
        像是死神 在天堂 敲人間的喪鐘
        我頭皮發麻 心生寒意 趕緊飛跑
        風吹起塑料口袋 呼啦啦地響 恍若
        死者生前 打麻將贏錢 開懷大笑

        作品 全部
        相關資訊

        贊賞記錄:

        富翁彩票在线